您的位置:首頁邀請展

當代社會的女性視覺書寫 --七位女性影像藝術家作品聯展

策展人: 金酉鳴

當代社會的女性視覺書寫

--七位女性影像藝術家作品聯展

 

傳統藝術史是一部男性的歷史,攝影史更是亦然。

 

不過,在西方隨著女權運動的高漲,女性攝影史也開始了全新的書寫,被大家所熟知的,如辛迪·舍曼(Cindy Sherman)用自我身體自拍、扮演的照片被充分挖掘出來。還有被譽為私攝影鼻祖的南-戈爾丁用那些傷痕累累的作品展現了現場與真實。

 

本次聯展的七位影像藝術家,用鏡頭為畫筆去描繪人與自然之間微妙而脆弱的關系,以底片為畫布記錄下她們對于生命意義與生活方式的大膽嘗試,用快門為紐帶以女性視角對當下社會的問題與沖突提出質疑和批判,對生命價值的真實體驗與真誠表述。女性的細膩和感性促使藝術家不斷渴望探索自己與社會環境的關系,去征服公共空間和隱秘之處。對藝術中性別問題的探究,往往表現為對女性主義的質疑或者闡釋。藝術作為一種人類的精神活動,不可避免地會反映出作者的社會性別意識的影響,正如階級、種族、文化和個人經歷都會折射到藝術中一樣,然而對這樣一個不言自明的問題,“女性主義藝術最終的目標是超越性別,從傳統的‘二元論’向多元化的發展;從‘小我’走向‘大我’,從女性的‘自覺’走向人的‘自由’”。

 

女性藝術家們不再關注那些外在的,與個人情感生活不相關的事物,更加注重挖掘內心的資源,從個人經驗乃至軀體語言中獲取靈感,作品更具有個人化特色和私秘化傾向;很少從理性角度介入題材和把握主題,更注重藝術的感性特征,更注重直覺的、觀能的呈現。作品更多孩童般的幻想,順手牽羊的隨意,意象模糊的非理性和說不清道不明的生理-心理感應;對于政治的、歷史的、哲學的大主題缺乏興趣,而對自然的、生命的、人性的乃至生存問題相關的主題表現出一種特殊的關愛,甚至對于平淡生活和平凡事物的關注,都勝于對崇高、輝煌的追求;對男人的世界普遍缺少興趣,很少以男性作為藝術對象。

 

批評家何桂彥的《藝術終歸是沒有性別的》一文中曾經提到,“如果藝術家僅僅停留在淺層次的性別符號的復制中,而無法涉及到圖像符號背后潛藏的社會問題,那么這種女性藝術反而會因為淺薄、表層而容易掉入藝術市場設定的陷阱。因此,女性藝術最大的價值不在于尋求藝術在表達時的兩性差異,而在于真正能夠將個性的自由提高到一個更高的層面。”最后他下了這樣一個結論說“因為藝術最終是沒有性別的”。

 

通過本次展覽,希望展現中國的女性影像藝術家不是一個“失聲的群體”,中國女性不再僅僅出于一種被說、被寫、被畫、被賞的客體地位,她們已經反客為主,從自身經驗出發去說、去畫、去寫、去做。用她們內心資源去建構一種屬于自己的,也屬于全人類的女性藝術與女性文化。女性藝術家也在這一過程中被去掉“他者”的身份,成為當下塑造歷史的“主體”部分。

 

 

金酉鳴

2019年7月



更多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封神榜投注 足球即时指数计算 彩客完整比分直 陕西快乐10分平台 华东15选5开奖号码 投哪网配资 边锋杭州麻将官方下载 福建星悦麻将官网 十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最新22选5开奖 克罗地亚vs英格兰比分预测 历史广西快乐十分开奖 一分赛车7码选号技巧 急速赛车网址 甘肃天水麻将馆能开吗 云南十一选五规律 29选7怎么玩